弄春娇_第159章 凭什么我不能娶她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59章 凭什么我不能娶她? (第1/3页)

  从边境来的这些苦主,声势浩大,根本不畏惧任何流言,因为傅行贲的属实,很多都留了案底,只是地方官员畏于靖南王府的压力,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案件沦为了悬案。

  要真的查证起来,轻而易举。

  因濮阳贪腐案触动了上京一批权贵的利益,他们像是商量好了似的,一鼓作气,在朝堂上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。

  陆太后迫于压力,只得让许绍接手,重审理此案。

  许绍以雷霆手段,接手了整个案件。在边陲多桩案件因证据确凿,傅行贲的罪行很快就定了下来,哪怕他已死,不能追究其罪责,可傅家二房的名声在上京彻底臭了。

  沈时鸢快速地认罪伏法,本该判处流放三年,因她情有可原,便只流放一年。

  一场闹剧,尘埃落定。

  大理寺诏狱。

  迎面扑来一股强烈刺鼻的腐臭味,翻江倒海,令人不适。

  谢长宴掏出一张锦帕递了林婠婠,眼神示意她捂住鼻子。

  林婠婠接过那张雪白的手绢,轻轻捂住了口鼻,他们穿过幽暗的走廊,领着他们的狱卒停下了脚步,打开了牢门。

  狱卒冷声道,“一炷香的时间,长话短说!”

  林婠婠提裙跑进了牢房,看见沈时鸢恹恹地半躺在一张破烂的草席上,眼眸瞬间红了。

  “沈姐姐!”她连忙蹲下身,仔细打量了她的全身。

  沈时鸢面容憔悴,睁开了双眸认清来人,晦暗的眼眸一亮,“婠妹妹,这地方污秽不堪,你来做什么?”

  “你受苦了,还痛吗?”林婠婠鼻子一酸,眼泪哗哗就流了下来。

  沈时鸢淡然一笑,抬手帮她抹了一下眼泪,“好多了,我都没有哭,你还哭上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