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208.陆氏又作妖了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208.陆氏又作妖了 (第1/3页)

  族长脸色也冷了下来,“君鸿白,你虽然父母早亡,可族中对你的教导从未因你是庶出那一支而有所疏忽。

  今日侯爷和侯夫人拜祭长辈,你就是如此贻笑大方吗。”

  被族老明里暗里敲打,君鸿白只觉心被扎了一箭又一箭,快要鲜血淋漓了。

  却也不得不收敛神色,忍着锥心之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  “祝二叔新婚快乐,百年好合。”

  他草草将备好的礼物放到托盘里,看着沈青鸾对他全然无视,又要去别人面前敬茶时,压抑的情绪忽然反冲到顶峰。

  脱口道:“二婶和二叔大婚,也算得上有情人终成眷属,日后应是甜蜜恩爱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一派和乐的屋子突然静了下来。

  他这话虽是美好的祝愿,但在新媳妇敬茶的场合,从晚辈口中说出来,却显得格外恶毒。

  有情人终成眷属,这不就是在当众羞辱沈青鸾和君呈松婚前就有私情?

  不,或许还可以将时间延申得更早,明晃晃地暗示沈青鸾在婚内便和君呈松私通!

  沈青鸾若就这么接受他的祝贺,族中这些人该如何看她?

  若是传扬出去,连君家人都认定她婚内私通,传出去又会变成怎样的谣言?

  然而棘手的是,君鸿白字面上的意思极为坦荡,沈青鸾若因此而生气,反倒显得她心虚较真。

  就在沈青鸾想着如何回应才周到万全的时候,身旁的君呈松冷冷开口:

  “好侄儿,我一直以为你是大房歹竹出的好笋,如今才知什么叫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打地洞。”

  沈青鸾诧异地看着他。

  难道人的智慧和口齿会通过床上那事而传递吗?

  君呈松以往都是真刀真枪,直接粗暴地解决问题,如今居然也会冷嘲热讽,直戳痛脚了。

  在她的注视下,君呈松胸膛挺得更高,活像只急于立功的猛犬。

  “侯爵之家结亲,说的是人品性情,看的是才学智慧,成日里情情爱爱挂在嘴边。

  难怪你,好好的大房被你弄得乌烟瘴气,好好的一双儿女,被你教得目光短浅。”

  君鸿白脸色瞬间难看起来。

  他设想过沈青鸾会如何机敏巧妙地回击她,哪怕是被她骂上一句,他也觉得离她更近,总好过被她漠视。

  可是,君呈松将她看得这样紧,连说一句话的几乎都不肯给他。

  三人之间气氛尴尬,族长夫人忙上来打圆场:

  “瞧瞧咱们侯爷,平日里冷冰冰的模样,哪想到如今成了亲,越发细心了。好好好,你们日后呀,就好生过日子,开枝散叶,和和美美。”

  沈青鸾如同没事人一般笑眯眯的:“借您吉言。”

  有这一遭,众人知道君呈松对沈青鸾的维护,后头的敬茶顺利得很,人人都乖乖说两句吉利话,旁的再也不敢多说。

  敬完茶,沈青鸾和君呈松坐下后方才说起别的话题:“听说大房的陆姨娘如今病了?”

  听到这话,君鸿白脸上闪过一丝难堪。

  往日大家说起他的祖母,哪个不尊称一声老夫人,如今,却变成陆姨娘了。

  他竟变成了妾氏所生的庶孙。

  若是可以,他恨不能一走了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