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206.新婚!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206.新婚! (第1/3页)

  想明白这一点,君倩彻底死了心。

  镇远侯府这档子事,沈青鸾虽然没有刻意去打听,但挡不住君呈松使了人来一五一十和沈青鸾说得清清楚楚。

  沈青鸾听了个乐子,心情也舒畅了些,婚事筹备便也顺顺利利地进行着。

  很快就到了二十五日。

  沈青鸾已是成婚过一次的人了,可如今等在屋子里梳妆的时候,前一次出嫁的事情居然变得模糊了。

  沈青鸾如临大敌。

  难道她已经老了?老得连过去的记忆都要记不清了?

  可转念一想,和君呈松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,却仍旧清晰得好似在脑海深处发烫一般。

  烫得她胸腔和魂灵都在战栗着冒着热气。

  虽然彼时君呈松蓄着一脸骇人的胡子,可她却知道,那个男人拥有一双可以踏碎巨石和污水的长腿。

  挟着踏星飞月之势,一步一步走到了她面前。

  她甚至能感受到对方俊美狭长的眼眸之中,那片灼热……

  “咚咚——”门口迎亲的声音敲响了,沈青鸾陡然从莫名其妙的画面中醒过神。

  外头,沈新月如一只展翅的燕子一般扑腾进来,“姐姐,镇远侯到了,几个哥哥拦他,要他耍一套拳才能进来。

  镇远侯二话不说便打了起来,拳脚破风的声音比鞭炮的声音还要响!”

  沈青鸾忆起他长手长脚、威风凛凛的模样,以往一拳一脚拼杀,都是为了身后的国土和百姓,如今却是为了娶她……

  心口越发滚烫起来。

  宅子门口若隐若现的吵闹声近了,仿佛就发生在耳边。

  沈青鸾好似听到君呈松沉越而直白的话:“我来接我媳妇回家,有什么要求只管说,若我做不到我就是狗娘养的。”

  这话惹得沈家儿郎一个劲地说他粗俗、粗鄙、粗野、粗暴……

  沈青鸾听见君呈松也不恼,好脾气地呵呵一笑,“还有更粗的,你们怕是见不到了。”

  沈氏这帮斯斯文文的书生哪听过这样的流氓话,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,俱都闹了个大红脸。

  “莫名其妙、不知所谓……”怒斥君呈松的话不要钱般地撒出来,却只是不痛不痒地在他身上挠了一下,丝毫阻挡不了他往里走的步伐。

  “青鸾,我来娶你了!”君呈松冲着木门高声大喊。

  隔着门,沈青鸾莫名其妙便热泪盈眶起来。

  他和她有不同的来处,日后却会走向同样的归途。

  或许会有离心、争吵,或许会像其他任何一对夫妻一样炙热情爱归于灰烬,可这一刻的悸动和热爱确实永远存在的。

  门外,对着沈家子弟们文绉绉的问话,君呈松只一招,装傻充愣,或是说些军队里的颜色话。

  沈家兄弟很快就招架不住,节节退败。

  外头忽然寂静了,沈青鸾一颗心顿时提起。

  下一瞬,门唰地打开,隔着红盖头,沈青鸾只影影绰绰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。

  宛若山岳坚石永不褪色,又像是山巅迎风十数万年而不倒的松柏,永远生机盎然。

  沈青鸾一颗心忽然就落定了。

  她看着男子一步一步珍重地冲着她走来,到她面前又重复了一遍,“青鸾,我来娶你了。”

  宽大的手掌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