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19.君鸿白一败涂地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19.君鸿白一败涂地 (第1/3页)

  沈青鸾唇畔勾出一个略微自得的笑,手下的字更加风华肆意。

  【郎君以为,何为孝?

  孝者,长者与晚辈也,即上慈而下孝。孝之一字,既是品德,也是规矩,。

  既是规矩,便是人人都该遵守,而非只针对、禁锢、约束郎君一人。】

  写到这里,她惊觉自己又犯了谈性上头便夸夸其谈的毛病,连忙收了后头的长篇大论,话锋一转:

  【郎君行军打仗,每每要身穿铠甲,铠甲既是军规,更是保护战士的坚盾。

  品德亦如是,规矩既约束郎君,也约束长辈。孝义的规矩之内,郎君的所作所为继母便不能拿你如何。

  今日再教郎君一典,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。郎君大可面上恭谨,私下里只需守好自己的利益,须知郎君风光,继母自会狗急跳墙。

  等她踏出慈孝规矩之外,郎君便可立于不败之地。】

  翠翠在一旁看着她笔走龙蛇,等她将信写完举起晾干时,忽然幽幽叹道:“我算是明白了,夫人对君家人,可不就是如此吗。”

  夫人以前总是替君家上下收拾残局,如今夫人收了手,整成日冷眼看着君家众人自顾自做那蠢事,自己往坑里钻。

  可不就是什么也不必做,便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夫人教那个络腮胡子,可真是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。

  沈青鸾施施然一笑,“我最恨那些仗着身份地位欺压弱者的老畜牲。”

  翠翠捂唇一笑,将最后一张信纸覆盖在桌面上。

  于是沈青鸾也没有低头去看信纸上最后写着的落款。

  将信封好,沈青鸾才去了正厅。

  彼时君鸿白已经在沈舒和煦的笑容下如坐针毡。

  他面对沈青鸾一张利嘴已经是气怒交加却无可奈何。

  而沈舒名义上是他的长辈,从孝义礼法上天然高他一头。

  更不用说沈舒本人言辞之锋利,远在沈青鸾之上。

  只是片刻,君鸿白就已经羞愤欲绝,整个人恨不能从地缝里钻进去立刻消失。

  沈青鸾出现直如让他看到救星,君鸿白急不可耐地迎上来,握住她的手臂亲亲热热地唤了一声:“夫人。”

  沈青鸾这会也是心情大好,难得地没有刺他,只挣开他的手笑问:“父亲在说什么呢?”

  沈舒神态悠然,语气和缓道:“说女婿纳妾一事呢。”

  君鸿白头皮又是一紧,立即偏头,几乎是哀求地看着沈青鸾。

  沈青鸾视而不见,淡然坐到沈舒身边,一本正经道:

  “是有这么回事,杜绵绵是大爷先夫人的妹妹,刘月娘是大爷先夫人的丫鬟,都与大爷关系匪浅,接到府中也是美事一桩。”

  君鸿白直被臊得无地自容。

  沈青鸾这话,几乎是指着鼻子骂他不知廉耻,私下勾搭妻子的妹妹和奴婢。

  偏偏他还毫无反驳的余地。

  直到这会他才明白,他在沈青鸾面前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一支往外射出去的利剑,虽然当时没什么后果。

  可就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,那枝箭会跨越时空,正中他的胸膛,让他为说出的每一句蠢话付出掷地有声的代价!

  果然,沈舒轻笑两声,冷淡的的嗓音里带着森然的寒意:“君家的确好家教。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