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17.君鸿白被戏耍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17.君鸿白被戏耍 (第1/3页)

  只她没想到,这回,君鸿白是铁了心要往她身边凑。

  翌日,她照常去福寿堂请安时,君鸿白也陪在陆氏身边。

  见了她便歉疚道:“前几日岳父病了我却一直没能去探望,如今想来实在不该。明日我休沐,不如明日我陪你回一趟娘家,也好尽尽晚辈的孝心。”

  他温柔多情之时,眉目之间温和缱绻,整个人显出极为高贵的俊美,难怪杜绵绵宁愿做妾也要跟着他。

  沈青鸾眨了眨眼,没有拒绝。

  她也想父亲了。

  这几日有上好的药材调养,比之前世,父亲如今定然强健许多。

  这么一想她便显出几丝急切。

  觑着她的神色,君鸿白竟也生出难得的喜悦和满足。

  所以这回,他筹备药材时格外殷勤。

  只是将公中的库房搜罗了一遍,找出几株普普通通的草药,连人参须子也不见一根。

  君鸿白沉着脸冲长栋吩咐:“去药店问问有没有百年的人参,不拘多少银子我都要。”

  长栋忐忑地拱手,为难道:

  “大爷不知俗物,这百年的人参寻常是不对外售卖的,全都被药店垄断,只供相熟的大户人家。

  就算有那么一两株漏网之鱼,如今着急忙慌应是寻不着的。”

  君鸿白鲜见地发怒,“我才说要陪青鸾回娘家,她也答应了,难不成又要我提着这些漫大街能见到的药草上门吗?”

  上次沈青鸾冷言嘲讽让他格外难受,他实在不想再被沈青鸾看轻。

  长栋思忖片刻,迟疑道:“二房院子里倒是有不少名药奇珍,只不过都不曾交到公中来。”

  君鸿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直看得长栋脊背发寒,飞快地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。

  “小人说错话了,大爷为人光明磊落,哪看得上二房的东西。”

  君鸿白收了视线,双手负背在原地踱了几步,终是下定决心往二房走去。

  两人走到雪松院门口,君鸿白平静无波的脸浮出微不可见的嫉妒。

  当初君呈松离家出走,他向祖父哀求着想住这个院子。

  对他千依百顺的祖父第一次拒绝了他,只说君呈松的东西,谁也不许碰。

  他这个二叔总是这么好命,轻而易举托生在嫡母的肚子里,在战场轻而易举立了功,又轻而易举得了镇远侯的爵位。

  就连沈青鸾这样的名门大族贵女,想嫁的也是他。

  君鸿白掩住眸中翻滚的情绪,抬步就要往里走。

  守门的两个侍卫对视一眼,抬手拦住:“侯爷有令,没有他的允许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

  君鸿白看着横在他身前的手臂,莫名想起前日被沈青鸾的丫鬟拦住的那一幕。

  这两人不约而同的举动瞬间在他心里点燃一簇火把。

  本只是试探一番,这会,他却是势必要进去!

  君鸿白神色漠然,“祖母病了,我来取一些药材给祖母。二叔好歹也要叫祖母一声母亲,你们也敢阻拦?”

  两个侍卫迟疑了。

  君鸿白双手一推,直直闯进去。

  雪松院是镇远侯府最大、风景最好、陈设最精致的院子。

  只可惜久不住人,处处都透露着破败之相。

  怎么就不能永远破败下去呢?君呈松为什么要活着回来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