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13.特殊的学生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13.特殊的学生 (第1/3页)

  沈青鸾闻言也是失笑,却还是认真地解释道:

  “这些当兵的都是死人堆里杀出来的,活在刀口上的人,哪里有时间去读书习字,只怕这几个字也是憋了许久才憋出来的。”

  是了,难怪他被人参奏了如此愤怒,定然也有不会写奏折,无法殿前申诉之故。

  沈青鸾低叹摇头。

  世上有君远那种有人哄着劝着念书,却不珍惜的小混账。

  也有这种求学无门,随便遇着一个肯教他的便视为救星的可怜人。

  翠翠转着眼珠看着她的笑颜,忽然重重跺脚,双手猛地叉腰,怒哼道:

  “这个狼心狗肺的臭虫,那胡子大人古道热肠,为了属下连御史也敢骂,那人竟半点不念好反还恩将仇报。

  夫人,你非得好生帮胡子大人出气才是!”

  饶是沈青鸾明知她是在故意搞怪逗趣,也仍是朗笑出声。

  只不过,翠翠这话说得也有几分道理。

  那男子行为举止虽然粗糙,却的确是个重情重义之人。

  他为向沈青鸾求教,不但大费周章去沈家打听,还大手笔地送了如此多名贵药材。

  比之沈青鸾在君家做牛做马多年,君家还将她防贼一般,高下立现。

  沈青鸾即便为人清高正直,对着这解她燃眉之急的厚礼,也说不出拒绝二字。

  更何况,就算他不送礼,沈青鸾大抵也不会坐视不管。

  士为知己者死,沈青鸾不会为他死,却不妨碍她愿意教导他。

  这般思忖着,她倒杜绵绵那档子事暂时压下,走到书案前,执笔疾书:

  【郎君安:

  君所言下属之小人行径,古有《魏公奇略》一书中曾提及“华放覆辙”之典故。

  有春秋宋国奸相华放结党营私权势滔天,宋国公虽为君王却势单力薄一时无法制伏,便暗中扶持另一臣子白忌。

  白忌得势之后与华放两虎相争,终是两败俱伤,国权重回宋国公之手,此一道名为“制衡”。】

  她心知男子不曾念过书,若说那些申奥艰涩的道理兴许听不下去。

  便依着前世教养君远的法子,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地说着谋略。

  而后又郑重其事地叮嘱:

  【举手之劳,本不必厚礼相赠,只沈家长辈重病缠身,郎君的厚礼无颜推拒,以书籍和字帖略表还礼。

  须知入朝议政不比行军打仗,不但重谋略,更重文章谈吐,最重字迹礼仪。

  望君勤习诗书,苦练书法,他日一鸣惊人。】

  写完后,便从书案上挑了一本《魏公奇略》并两本字帖:

  “送给母亲吧,告诉母亲,收到的药材只管给父亲用,他日那人若再上门,便让母亲交给他。”

  翠翠喜滋滋地接了东西出去。

  沈青鸾坐在书案前,看着方才写字还未干的砚台,忽然沉沉笑了。

  华放覆辙,好一个华放覆辙!

  枉她读了这么多史书谋略,竟忘了狗咬人是恶心人的事,人咬狗是掉价的事,可狗咬狗那就是人人拍手称快的大事了!

  她何必跟杜绵绵计较,只需再抬一个人上来,她自己便可端坐高堂坐看好戏。

  那络腮胡子瞧着粗犷鄙陋,这回却帮了她的大忙!

  打定主意,沈青鸾抬手招了另一个丫鬟珠珠近前。
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